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西厢往事第20章:南梦清宵醒,西厢往事平(结局)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鸿胪卿(任端健)    阅读次数:7174    发布时间:2019-08-30

    这一突然停下,我的脸色立刻从慈祥变得十分严肃,慢慢吐出了句:“痴儿,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吗?”然后表情十分诡异地凝视着她,她有些发怔地看着我点点头,却表现得还算冷静,虽然有一丝莫名其妙和惊愕,终于还是淡淡地说出“啊,好玩”三字。
  这时周围的风似乎变大了许多,吹得不远处的蒹葭丛吱吱摇曳,也吹的前方松林呼呼作响,同时作响的还有拍打着滩涂和小船的湖水,湖面的斑斑点点粼星也加快了闪烁的频率,白头翁却只能看见三五只了,天边也隐隐出现了一轮素月,由于太阳还挂在山头,这月华的光芒还不能出来炫耀,浅白的影子显得有些无可奈何。而夕阳似乎赖着不走得意地看着天上大地的一切,感觉有些不舍。天水山岛静,丛林鸟滩静,一切都很安静,包括站着不动的两人。
  我的双眼一动不动地看着她,一秒,两秒,三秒……“哈哈哈——”不装了,看着她那美丽可爱的样子,我突然忍不住又立刻大笑起来。她马上变出一脸衰笑不满地哼了一声,同时放开手稍稍用力一巴掌拍向我的肩头,这时候我以正常语气说了句“来,跟上我的步伐!”一下子攥起她的小手迈开了步子,她也欣喜地跟着迈步,我先是小步然后逐渐加速再加速,大步流星走起,而夏姑娘像只温顺的羊羔也跟着加速起来,走着没几步,随着我昂一下头说一声“去吧!”两人不约而同地跃起步伐沿着湖堤奔跑了起来。
  忽然间我来了,轻悄悄地来;忽然间我们认识了,不知不觉地就十分熟悉;忽然之间我们夜游湖畔,莫名其妙地互相爱慕;更没想到马上的第二天我们修得同船渡,一起泛舟一起避雨一起唱歌,刚看过蒹葭苍苍,现在我们又回到昨夜的地方一起奔跑。带你奔跑首先是教你如何把人生活得潇潇洒洒;其次是告诉你这儿虽然我们昨夜来过,然而当下就是当下,永远别把它认为是昨日重现,所以昨夜散步,今天我就来点不一样的跑步把它们给区别开;最后我知道自己迟早会脱离红尘,那么机缘未临之前要让六根不净的自己做到无挂碍也无恐怖,就必须无怨无悔,所以在转身离去之前,我会尽量给你的人生留下精彩的瞬间,让你在以后平淡的岁月里一想起来就会笑逐颜开,而我只求无愧于心。
  周围依然是一片安静,跑着跑着我发现她已经开始喘着粗气,于是就问她好了吧可以启程了?她不回答也没停下,我只好把脚步放慢了点让她也跑轻松一些。我不再言语,暂且随着她,她想什么时候启程就什么时候启程。跑到被蒹葭丛和稻田阻挡的前面时,她这才停下来,大口喘着粗气,好一刻才有些伤心又有些沮丧地说了句“没路了”。我立刻扶起她转过身,指着跑来的方向说“这不就是路嘛!”“可这是回头路呢”她弱弱地说道,我以开玩笑的语气说道:“身后有馀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这不,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嘛”。她哈哈笑了,说“我没力气了,你背我过去吧!”我不紧不慢地告诉她说跑得缺氧喘气无力的人先不急着背,否则心气不顺会更难受,我还是扶着你先走一段吧,不出所料她乖乖地答应了。于是我就扶着她慢慢往回走,眼看她呼吸开始平稳了许多时,我再次背起了她沿着湖堤走向船只。
  我记得你递给我的每一杯茶,记得你肩披头发的样子,这前些天你还在我的梦里,而现在你已经在我的背上;那一夜我们还在讲着西厢桃花扇的故事,而现在我们即将启程;记得第一次你烤的糍粑,尝过你为我做的每一顿饭,闻过你身上散发的清香,一起躺在旗台下轻言软语依然历历在目,牵着孩子走在夕阳下的马路边仿佛是前一秒,与你作对联的无奈,昨夜的花好月圆,以及你上课的样子,这一切的美好都让我感到特别幸运快乐,感谢你,也感谢你们。
  静静的到了船边,放下了背上的夏姑娘。我说道“上船吧!”于是把她扶坐在船舱,我先解开了绳索,然后将两条船绳系在一起,又成了方才我们的双截船,接着拉住前面的船舷轻轻一跃就上了船,马上绰起兰桨就准备划水,此时的夏姑娘正坐在我对面调整呼吸休息着。我叫她坐稳了然后随着兰桨一阵挥舞,连着的两条小船就悠悠开始移动了。眼见着天色越来越沉,这下事不宜迟,加紧了摇桨的节奏,船的速度就渐渐加快了起来,不断地穿过芦苇菖蒲丛,依然惊飞出了不少白头翁。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特别享受划船的感觉,眼看着岸边不断后移,小船稳稳地行驶在湖中,总感到无比的舒服爽快,前面的夏姑娘还是沉默不语,依然双手托腮看着我左边右边来回不断地搅着湖水,在哗哗的声音中我除了看前方和两侧外,也偶尔看看她的样子,呆呆的,楞楞的,可爱极了。
  我借助船儿惯性的动力劳逸结合,一阵工夫下来就驶出了一两公里,这时候夏姑娘也恢复了,拿起桨也准备与我同时划船。我豪爽地说道这程你就权当客人啦,只管乘船就行,由我来渡你这最后一程吧!她今日游玩也有些疲倦,听我说完后欣然答应了,于是就乖乖地坐在船上,一会玩玩手机,一会看看远处已剩小半边脸的夕阳,这时夜色渐暗,我边想着要是佛法渡人就像这船儿渡人那么简单就好了。但其实还真没什么差别,因为重点不是好不好渡,而是人愿不愿意被渡。虽然佛法的船就在那里,人人都有机会上去,可是有些人干脆就忽略它的存在,有些人见了也不相信它能载人,有些人将信将疑,有些人出于各种情况陆续上船……
  月光越来越清晰了,我一阵快划一阵慢划交替,船又前进了三四公里,此刻湖面上的风有些大,天气就益发冷了,于是她开始挨近我坐着,我就脱下皮衣来给她披上,因为我本身也热。过了会儿觉得无聊了,她就拾起我们的零食吃了起来,而且也偶尔递给我吃,就这样吃着划着,暮色朦胧中,轻舟已不知道过了多少重岛屿青山。回去的水程其实不需要太多时间,过来时因为游玩我们划得曲曲折折,船没全速行驶,这次就不同了,我们的目的主要是赶路,所以船儿是在我不停划行下行驶的。这时夕阳没去天色虽沉,但我按速度粗略估计一下到了船东那儿时肯定还没黑尽,这下放心多了,看着两条连环小船速度不慢,我暂时歇下任其惯性前行,从零食袋里拿起一包辣条撕开嚼起来。夏姑娘看见我停下来吃辣条,就说道“干脆你继续划让我来喂你吧!这样话行船我也有功劳。”随后她拿过我手中的零食,我就说“既然如此那好吧,尽你开心!”便开始取桨划船,她就有规律地喂我吃辣条,我记得大概是每划十七下就吃一根。
  湖面静悄悄的,四下没其他舟人影子,这样的行程倒是安逸,傍晚湖上的凉风呼呼吹着,我看见夏姑娘被吹得依然有丝丝发冷,由于自己不断划水全身本就发热,在这凉风下反倒觉得凉爽了。而天上的月亮越发明亮,面对此情此景,她开口说“昨夜我还开玩笑说要是那时有条小船多好呀,而现在的月色下果然真有小船,还不止一只呢!”“这是我们共同真诚发心祝愿的结果,人一旦在想要某种事物却又不贪心不执着的良好心境下运气机缘总会特别好,容易心想事成,当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虽然这说法比较唯心,但往往现实很多时候就那么怪,内心越想追求爱情的时候它不来,不想追求的时候却来了;着急找某样东西时怎么都找不到,不太想找的时候转眼就找到了……”她还没等我说完就兴奋道“是的是的!就像在学校的时候渴望与你有交集,直到毕业都没能互相问候一句;这毕业后觉得不可能了,却又奇迹般的相识。”我:“嗯嗯,这就是造化了,但不能说是造化弄人,因为我们都不能确定,造化归根结底是什么结果。”“嗯!我会尽量向你学习放下执着的,这些日子在你身上我也学到了境界这种东西,互相感谢的话我们都不必说了,但总得感谢缘分吧!”她也学着我的口气说道。我也接说“其实你一直挺有境界的,只是没觉得罢了”,“是要感恩缘分的”说完我已经不想再多话。
  夏姑娘见我不语她也静静无话,认真注视着我划船的节奏,继续喂我吃零食。天色暗蓝,月色愈明,可以看见洒在船上薄薄的一层,这时我给她说先停一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神情无比放松地边划边豪迈地吟道:
  满载一船秋色。平铺十里湖光。
  波神留我看斜阳。放起鳞鳞细浪。
  明日风回更好。今宵露宿何妨。
  水晶宫里奏霓裳。准拟岳阳楼上。
  这片张孝祥的《西江月·阻风山峰下》正是昨晚我想对夏姑娘说的,而她却搬出了张孝祥另一片西江月来。所以我当时会觉得自己喜欢秋天,如今看来我不是喜欢秋天而是喜欢这片词的豪迈而已。听我念完后,她也来了一片自己填作的《西江月》:
  月底宵光湖上,天涯春色沙边。
  晚风留我看波澜,惊起沙鸥一片。
  好梦如今依旧,佳期不遇当年。
  余生恬静自悠然,看尽浮云舒卷。
  “好词工,美妙!”我大声赞去,她满意的心情体现在表情,而她害羞的风采就映照在双手不断地抚摸头发上。为啥偏偏在我无心红尘的时候遇上呢?要早一些应该会很有结果吧!我看着她的样子不禁走神有些胡思乱想,突然我一下子就扯回了思绪,用静心三字真言反复轻声熏陶自己。前面已经看到小三峡了,夏姑娘说“我们可以从那儿再行一遭吗?”“虽然我说……尽你开心……可我还是会怕你触景生情……”我顾虑地回道。“没关系,我极力控制自己不去回忆就是了”她坚持道一定要过去。我轻轻摇头叹了一声,随即调整船头向小三峡驶去,又来到了崖壁下,我知道她定会伤情就不想过多逗留,调整丹田呼吸抡起兰桨猛烈划水,不过没多久还是听到了她叫我的声音。
  “翎!我还是忍不住想起刚才那惊心刺激的场景,我想……嗯——可以允许我哭一会儿吗?一会儿就好啦!我保证!”我还是停下了手中的桨,沉默了一两秒,微笑着对她轻轻说道“苓,想哭就哭吧,尽情努力地哭,不要有一丝保留。”“呜哇——”我刚说完的瞬间她就大声地哭了起来,这声音之凄厉,真真是划然长啸、草木震动、山鸣谷应、风起水涌,披着的皮衣也落到了船舱里。我怕她会哭得控制不住身体,立刻轻轻地走上去把她揽入怀中,又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她也轻轻抱着我,把脸贴在我的面颊上继续哭。我拿出纸巾,任务就是把纸巾放在她的下巴,湿透了再换一张,极力不打扰她发挥。
  我不得不承认,哭,并不仅仅是一种情感低沉的发泄,它还是一种很奢侈很享受很舒服的事,尤其是女生更为适合,所以我不阻止反而鼓励她尽情地哭。而我呢,我发现自己真的是没心没肺,或者是心已近灰了,因为除了身体有感觉外心里却没一丝起伏,曾经我也想有一次轰轰烈烈的爱情,只不过后来却不打算有了。此刻我的眼睛是湿润得装不下才滴下几滴泪水的,而我的表情却是笑,不是微笑。如果不是让夏姑娘表演,那我想自己应该是会大声笑出来的,也别问我为什么,因为说过我的人生字典里已经删除了“悲剧”二字了,可能这不是我想要的,但又得是我必须接受的,说去说来就是一个字命。不信命的人也无须愤慨,仔细打心底想想自己是否活得自由,是否真的快乐自在?如果是,那又为什么要喝酒抽烟呢?
  夏姑娘哭了挺久,这其中几乎没有说一句话。几乎没有,那就是有了,没错她唯一问了我一句话,断断续续到“翎!你说——这人一辈子——为什么——为什么——就这么——苦啊?”我这时候先腾出一只手臂挽住她的头贴紧,想去想来思考了好一会儿我才客观地回答了她一个字,因为“业”。她这数日与我聊天也模模糊糊地知道了这个字的意思,当下也就继续哭,只不过声音小了许多。
  直到她的声音从哭泣降到偶尔的哽咽,我这时才轻轻说道:“苓儿,还要哭吗?不哭我们走了好不好?”只见她突然停止了哽咽,柔柔的说道“好了,真舒服,我们走吧。”我轻轻放开了双手,她也放开了,我转过身子绰桨在手,又恢复了刚才的速度。几分钟后夏姑娘又突然像没事一般问我这“业”究竟怎么理解,我说其实它跟“缘”同是因果的意思,只不过人们为了区分因果的善恶好坏,最普遍的解释就是把善因称作“缘”,把恶因称作“业”,善因享果福,恶因苦果受,我们的人生辛苦那是因为往世恶业太多的缘故,只不过在轮回中一个个记不得了,没有无缘无故的苦,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福。她沉思了会儿又问我是怎么做到现在这样坚忍呢?我说是因为“金刚”,没错,佛经中的金刚也是坚韧无比的意思,能断世间一切邪恶、虚妄、分别、执着,我曾经为了研读《金刚经》有两天两夜没吃喝休息,人却一点事都没有,正因为如此,就算现在自己喝酒抽烟等恶习重重,依然铁心向大道坚决不退转,凭的就是这金刚的加持。她又问我除了《金刚经》还读哪些大乘经典,我说自己虽然读过的大乘经典比较多,但最多的肯定是只有两百六十字《心经》了,其次长经就是《金刚》《地藏》《楞严》《法华》。然后她“听你这么一说,以前小的时候不明白已经有了妻室的弘一法师李叔同为什么要出家,现在总算大概知道了。就算我苦行留你陪伴,以后你也会步弘一法师的后尘吧。”我听了微笑不语,虽然我景仰弘一法师,也想跟随他的脚步,人各有缘法然而人生却没有如果。她也知道我的心思,也不必追根,这时候我们已经出了小三峡一段水程,而此时航线已经过半了。继续划了小会儿,沉默中又听得夏姑娘有些哀求的软软的说道“翎!我们的感情随着一会上岸离开就要结束了,您就没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我没停顿直截了当地告诉她“有啊,怎么可能没有呢?”“那太好了,可以说说给我听听吗?”从她深情期待的眼神里,我慢慢地边划船边念了出来;
  (一)
  看惯了剑湖的微波和锦鲤,
  登上过周围的群山和松亭,
  读腻了图书馆的唐诗宋词,
  那圆形的体育馆还在施工;
  也许我们曾经在那四年里陌生地擦肩,
  也许我们曾经梦见的陌生人就是对方,
  我们一定先后踩过学校的某一块地板,
  我们一定同时出现在宽阔的田径场中;
  然而我们依然各自活在自己的天空自己的世界,
  不曾有过须臾的会面哪怕是一声问候的招呼。
  (二)
  我曾经做过安分守己的好学生,
  也曾经做过逃学旷课的坏学生,
  无数次爱护过别人也揍过流氓,
  青葱岁月里蓄过长发剃过光头。
  百分之百追过姑娘也曾被姑娘们追过,
  那体操馆里有我汗水湿衣洒下的痕迹,
  风吹日晒雨淋的田径场我们闻鸡起舞,
  习字堂依然存着自己几尺高练字毛边……
  那时候自己虽然叛逆但始终不会浪费分秒时间,
  曾经困惑过颓废过失落过但不曾使自己折腰。
  (三)
  你是一个蕙质兰心的姑娘,
  可爱的娃娃脸照天真无邪,
  没有小女生般那诸多无聊,
  温柔体贴也赋有诗书卷气。
  你有着提灯女神南丁格尔般的善良,
  有着崔莺莺的萌美和李香君的傲骨,
  还有着西方美人的名字薛涛的才华,
  长孙文德的明理马孝慈的宽仁通达。
  我曾经开玩笑说你多愁善感阴晴不定喜怒无常,
  不过那些戏语都是你惹人倾心的优秀品质。
  (四)
  造化向来属于幸运者,
  却在落花时节始逢君,
  缘分让我们相见恨晚,
  命运使我们爱慕如初,
  我记得一个午后你递来的那杯柠檬茶,
  也记得你单独为我所做每顿饭的味道,
  曾几何时我们还在聊及文言诗词歌赋,
  忽然昨夜你已趴在我背上讲了起射雕。
  今天我们修得同船渡荡桨在春天的千叶湖上,
  下一刻即将劳燕分飞以后又是两界相隔。
  (五)
  惯看了许多风景和芳华,
  这世上的桃花虽然美丽,
  但没一朵能够让人心动,
  可为什么偏偏就你不同。
  你记得课堂上我跟孩子们叫老师好,
  你记得春水清波上我们摇船寻岛丛,
  避雨断崖下生火烘衣服发现小三峡,
  前一刻又想起风雨同舟而触景生情……
  你可以记住——
  我会感遇于这里的青山绿水和花草树木、
  以及素未谋面的每一个人,
  而这些都是我深深喜欢你的前提。
  ——丙申春分仆固翎携夏榛苓姑娘月下行舟湖上而作
  我说的很慢很清晰,因为才说完两句夏姑娘就说重新开始,只见她打开手机录音说想录回去抄下来,所以我才慢慢的力保逐字清晰。她越听眼睛睁得越大,到后面偶尔惊出一两声,我说完后她还在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回味无穷。几秒后她苏醒过来说“你把我读得好美呀!哈哈,没想到你不仅会作古风,还会现代诗呢!”我说“我的现代诗很普通也没写超过十首,只是以前读过穆旦查良铮的诗集学了点,这些日子又同顾虞初老师交流了一番学到不少写现代诗的方法,今天就想现炒现卖挑战一下,既然你喜欢那我这首诗也就算完美了,因为它就是送给你的。”她激动得站了起来说“哟!太好了,如此一朝我也算真正的知足了,向你保证:你走后我一定会尽快走出阴影的,还有我们之间不需要感谢这种客气了!”我微笑着点点头,圆满的说了句“如此更好了。”
  “我还有个小小的疑问,就是你做比喻的其他历史上的姑娘我都知道,就是不知道长孙文德和马孝慈二位是谁?”我解释道“由于封建社会女性地位不高,这两位伟大的世仪实则没有名字,我仅仅是借她们的封号命名,这长孙便是唐太宗李世民的文德皇后;而马夫人乃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孝慈高皇后……”“呀!这赞誉也忒夸张不近实际了吧,长孙皇后和马皇后何等至高无上,岂是我辈能望其踪尘的?不如改了吧?”她惊讶道。我说道“她们固然高风亮节,然而历史长河中她们也仅仅只是这些女性中几个知名的代表,与之同样伟大而默默无闻的人也不在少数,并且每个姑娘都是可以向她们看齐的。”“那恭敬不如从命了。”她说完又立刻欣喜大叫“哇!飞上天喽!”……这时我们已经快到了,那船东门前的小码头就在不到五百米的前方,此时天色几乎黑尽,周围已经亮起了万家灯火。
  这小段水程中夏姑娘最后的要求是想听我念咒文的声音,也想受受熏陶,于是我便给她背了两遍大悲咒咒文,第一遍藏语版第二遍梵文版,我曾经没读几下就记住了,对于她来说念出来的效果不如唱,我就用唱的方法颂了出来自不在话下。咒文我也就不写下了大家有兴趣去搜一搜吧。这十来天光景恰是:
  岭海经年照孤灯,江湖漂月寄伶俜。
  天涯浪子芳舟渡,青史流光岁月惊。
  宇内寻欢风物好,日边走马幻虚亨。
  南柯一梦清宵醒,镜月西厢往事平。
  尾声:
  这几天那三幅长卷已经大致完成了。那位看我画画的朋友因为追问起三幅画的缘由,继而想听完整个故事于是这几天都不期而来,我这才一段段地把这故事说与他听。说道上面这儿时我就停住了。
  “就完了?”他愕然而问。
  “差不多了,不然怎么。就算没完也是几句后话而已。”
  “你总得把它讲彻底嘛!跟开头一样交待清楚不是?那停船靠岸后呢,你们最后怎样分别的?”他从开始到现在越听下来越好奇,总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
  “行,我就把后面也说完了吧,真的后面已经没什么精彩了。”
  于是我继续接着说道:我们的船靠了岸,船东已经吃过饭在码头边盼着我们归来,打了招呼后他就疑惑地问其他二人那去了,我们给他简单说了情况。因为租船费用和押金都是我出的,所以就我们回来交船就行了。我把皮衣穿上,随后下了船把船绳往岸桩上一系,退了押金背起背囊作别船东,找了地方扔掉垃圾后,就走向了公交车站。
  我们把所有的零食都吃完了,当下一点都不饿,问夏姑娘想不想吃点东西她说吃不下就不用了。走在路上她坚持说先送我上车,我拒绝了,反问她确定能够忍受转身离去的落寞?她不语,于是就变成了我先送她上车,虽然天挺晚了但她说到了龙岗县城就去姐姐家一点问题都没。到了去龙岗县城的公交车站,没等多久就送她上车了,我们挥手作别,直到车远去了我才双手合十了几秒,然后径自走到回市区的公交车站乘车回来。
  “那再后来呢?”看他也被故事吸引得余音绕梁,巴不得钻进我的大脑里去翻个一五一十,那就让他都明了吧,省的以后又有完没完地问。“在转身离去的那几秒钟我还真挺落寞难受的,心想这定力那么糟糕,虽然已经把金刚经地藏菩萨本愿经全文给背下来了,但还是那么多情,这回去还得加紧修心呐!于是回来之后我每日又添了很多功课”我说道。
  “难怪这许多时间以来都没听你提起过,也发觉你的孤癖越来越重了。那再再后来呢,这几年你们都没联系了吗?”他又继续打破砂锅问到底。“是的,本来我是打算让它永远淹没在时间的黄沙中,这不你一追问就顺便说出来了。再后来我还真没有继续联系,一两年后听刘恒说她已经结婚了……”他这时打断我说道:“虽然我相对了解你的境界,也相信在你的人生字典里没有悲剧二字,可还是想问问那个时候你心里有没有难受呢?”我从容说道“有肯定是有丝许的,不过既然自己铁心向大道不肯傍青纶一意孤行,自然是不觉得后悔了,反而更多的是祝福,也放下了一颗对她的担心。”
  “哦!看来你的境界的确是曲高和寡果然没错了,能够把世事看得如此透彻,也真是难得了,有道是‘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我微微一笑,恬然不语。
  愿生命化作那朵莲花,我辈只独占世间潇洒。
  “对了我想请教你个问题,你也曾经给我说过五浊恶世,这排在第一的劫浊到底怎么理解呢?”他问,我:“这劫浊很多人都有大同小异的理解,然而核心都是一样的。”于是我接下来便给他讲起了所谓劫浊。
  先来一个传说故事吧。
  话说当年玄奘法师独自西行去印度佛教中心的那烂陀寺取大乘经典,当他走过新疆天山的南面,到了印度北边,靠近喜马拉雅山的后面一个雪山时天气很冷,到处都是雪,但是有一个山顶上却没有雪,雪下来也不积留。
  玄奘法师很奇怪,跑上去看,发现地上有很粗很长的头发。他看了半天,认为这里头可能不是这个劫数的人类,也许是上一个冰河时期的人。于是动手挖开,发现是一个很高大的禅僧,因为他正在打坐,玄奘法师就用引磬在他耳朵边慢慢的叮叮敲响,这位禅僧才从入定中出来。用梵语问了他情况,回说是释迦牟尼佛更早之前的迦叶佛末法时代的比丘,出家为僧后修得小乘境界,于是在这里入定等释迦牟尼佛下世来好向他请教。玄奘法师告诉他说释迦牟尼佛已经灭度了,他说那我再等等,等到以后的弥勒菩萨阿逸多成佛现世再说吧,说完又准备入定了。玄奘法师立刻拖住他的耳朵大声使劲吼道“尊者,你慢一点入定,这样下去永远不是办法,等弥勒菩萨现世再来时你还是要出定去找他啊,并且谁来通知你消息呢?要知道那以后可能又是几千上万年了!”那禅僧听见了转念一想说这倒是个问题,于是问玄奘法师有何指见。
  这时玄奘法师问他有没有办法出神离开这个身体。可是这出神又是谈何容易的事!许多修行人入定后坐了几十年都出不来。于是玄奘法师告诉禅僧自己要到印度取经去,叫他到中国去投胎,将来作自己的弟子就好了。并且还郑重嘱咐他,到了大唐就向长安城那个最大的宫殿去,然后转世作太子等待他取经回来,于是禅僧就以圆寂的办法让灵魂出神飘然而去,一日之内就到了长安城。
  玄奘法师乘危远迈、杖策孤征、平登雪岭、远涉恒河,十七年后终于满字而归,到长安城见了太宗皇帝后说起此事,他要找那位禅僧投胎的太子让其出家,但诏令查遍后宫,人们都说当天没有太子出生,结果倒是发现了鄂国公尉迟敬德家里那天生了一个侄子。原来那个禅僧来大唐投胎,看见了鄂国公家那高大华丽的公爵府,就错认为是皇宫于是不待犹豫就转世投生了。是时太宗皇帝把尉迟敬德找来对他说:我想要出家但大唐江山案牍事务频繁,需要让你那个侄子来替我出家,于是鄂国公就立刻答应了。
  玄奘法师心想那个禅僧罗汉定力那么高,见面时也应该认识我吧!可是这罗汉、菩萨也会有隔阴之迷,投一次胎有可能就此迷掉了,所以菩萨罗汉现世渡人需得另一个菩萨或罗汉为之护法才不致退转。转世后的禅僧罗汉对玄奘似乎是曾经相识,又似乎从不认识。于是皇帝下命令出家,他说当然没问题,只消满足他三个条件即可:他要一车美女服侍他,还有一车酒肉,以及一车书。玄奘法师也答应了,等到了寺院剃发已毕,玄奘法师突然出其不意地抓起一只木鱼往他头上重重一砸,那少年比丘的意识里登时浮现了生生世世的记忆,怔了一刻,猛然跪下然后五体投地向玄奘法师大声哭嚎,并夹杂着一声声忏悔的“罪过”。
  有人说这故事中的比丘就是后来玄奘法师的唯识传人──窥基法师,也叫三车法师。
  这些菩萨罗汉论及修为和定力都是登峰造极,仅次于如来境界,在劫浊的轮回中都尚且难以自明见其心性,又何况是我们普通人呢?
  我告诉这位朋友说这就是劫浊,他听完之后已是静静地思考着,经久无言。到此我的画也完成了,款识也题写完毕,转徙于江湖间风尘仆仆奔驰几年来,今天总算可以给未了结的往事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看着这幅呈上中下三卷的云松春晓图,我又记起了自己那首【田海余生寄】,并增加了最后两行。
  (一)
  江海啸、风雨迢;
  苍天一梦鸿雁凌霄。
  江山不老、风云浪豪;
  乾坤浮日月水远天高。
  落月江湖晓、红崖竟妖娆;
  日月歌天地鼓一声沧海笑。
  青史天荒地老、天涯风月多娇;
  混沌染尽盘古风流八荒六合晓。
  (二)
  苍烟落照、风雨飘摇。
  劳燕飞、王孙去、霜雨浸寒宵。
  岁月情长啸、风云聚散潮;
  萍水相逢、何事匆匆、天雨落寂寥?
  好梦空留被早、离愁不共香销;
  流光改火、此去经年、风沙没黄尘古道。
  江湖儿女日渐少、孤帆远影人去了;
  人海思明月、天涯共知音、风雨曾蓬莱一朝。
  (三)
  剑花烟雨笑,风月古桐谣;
  良辰兮美景、赏心乐事、旧梦知多少。
  关塞浮云飘渺、红尘烟隐水迢;
  天地多情处、明月挂南楼、酾酒横槊领风骚。
  大江东去海浪淘,天若有情天亦老;
  挂帆西子扁舟、一去纵横烟水、放浪五湖乐陶陶。
  忉利天宫人天欢笑,耆阇崛山阎浮提了;
  鹿苑鹫峰寄余生、慧行坚勇行宇宙、九天三界任逍遥。
  全书完。
  本小说系根据作者真实故事改编。文中人名全部更换,地名虽然换了,但作者依然留下了许多小细节,若是有心之人看了便可清晰知晓。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0037943 位访客